•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 手機版
  • 收藏本站
首頁> 今日熱點 > 正文

廣州分類推進養老機構公建民營社會化改革 公建+民營激活養老院

  截至2018年底,廣州市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口169.3萬人,占戶籍人口的18.25%。

  為進一步激發公辦養老機構活力、提升服務水平,從2016年以來,廣州分類推進實施養老機構公建民營,選擇從化區溫泉鎮敬老院和增城區小樓鎮敬老院兩個機構作為全省社會化改革試點,探索項目合作、委托運營、政府與社會力量合作等模式,集民生保障、社會化運營、專業化管理、市場化運作于一身,致力于形成政府、社會力量、服務對象的多贏局面。

  如今,廣州共有養老機構189家,養老床位6.5萬張,其中民辦養老機構床位占73%,護理型養老床位占比55%,提前實現了國家、省提出的工作目標。廣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調查顯示,去年,廣州市老年人養老服務滿意度比2015年提高了11個百分點。

  案例聚焦

  被養老院成功“圈粉” 阿婆帶20多位親友入住

  在距廣州中心城區1個多小時車程的增城區小樓鎮敬老院,引入社會機構運營后,這家公辦養老院目前有115位老人入住,在多次擴建、床位大增的情況下,這里的入住率仍然超過六成,比例遠超一些公辦公營敬老院;而在同樣距廣州中心城區1個小時車程的南沙區養老院,通過公建民營的模式,老人們在這里享受著“星級服務”。同樣的公建民營,不同的運營方式,兩家機構都走出了自己的路。

  增城小樓鎮敬老院:

  一年實現盈利 環境大變樣 兩成床位兜底 老人不掏錢

  “今年荔枝龍眼是小年,我們剛好夠吃;去年是大年,我們就真是吃怕了!” 增城區小樓鎮敬老院負責人陳聰輝告訴記者,這家敬老院還有另一個名字——小樓康祖頤養院,其中康祖正是運營這家公立敬老院的民間機構。

  增城區小樓鎮是全國文明鎮,何仙姑的故鄉。這里空氣清新、蟬鳴鳥唱,自然風景成為核心競爭力之一。“這里前方是魚塘,旁邊的山上養了家禽,種了龍眼、荔枝樹,烏欖也要熟了,附近還種了不少菜,光是自己產的菜就能供應老人約1/3的需求……”陳聰輝說。

增城小樓鎮敬老院引入社會機構運營后,目前有115位老人入住。

  如今,邁入小樓鎮敬老院,修葺一新的大門、干凈整潔的院子、開闊的園林視野,和5年前簡直有天壤之別。“敬老院于2014年7月對外招標,我們公司中標,成為增城區首家公建民營敬老院,經過5年來不斷建設,在區民政局、鎮政府的支持和我們的努力下,敬老院面貌煥然一新。院內五保戶及長者日常養老生活得到全面保障。”回憶起剛入駐時,陳聰輝仍記憶猶新,“那時候各類適老設施的配置都不夠,護欄也沒有,什么人都能進,也沒有電梯。”當時,敬老院中只住著21位老人,入住率只有一成多。

  經過升級改造,2018年4月,這家敬老院正式對外營業,而一年多之后,這里已入住115位老人,入住率超過六成。

  “現在我們的客源除了本地老人外,還有不少來自周邊鎮街,也還有來自廣州城區的。”陳聰輝說,老人們最看重的就是這里優美的環境和優質的服務,最有吸引力的莫過于敬老院和省內知名醫院建立了轉診服務。

  今年73歲的李伯就是受益者之一。他來自增城荔城街,已經入住一年多,女兒將他送來這里時,他還需要進行鼻飼。如今,經過控制飲食及積極鍛煉,他不僅不需要鼻飼了,身體機能還越來越好。“現在每天吃完飯,我都要在院子里散散步。”他說。

  記者了解到,在這家敬老院里,年紀最大的長者已是105歲高齡。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該機構承接政府的敬老院后,雖然價格相比以前略有上漲,但因為帶有公益性質,價格并不算高,其中普通老人每月床位費570元、伙食費1200元、護理費450元、管理費260元,約需2480元。此外,該機構還承擔小樓鎮轄區內五保戶等困難老人的兜底服務,要拿出20%的床位服務這些困難老人。對于這些老人來說,入住不需要自己掏一分錢,全部由政府部門每月支付1624元進行供養。

  盡管如此,若不算上前期投入,這個機構從今年開始已經實現了賬面盈利。“以前每個月到了月中,公司財務就最怕接到我的電話,因為要問他們要錢發工資。現在,收支已經打平還略有盈利。”陳聰輝說,這正與公司領導的設想一致:前五年純投入,此后才會有所回報。“因為我們要長期做下去,所以要認真做好基礎設施和服務。”他說。

  南沙區養老院:

  管辦分離 政府購買服務 服務升級 入住率達六成

  和小樓鎮敬老院一樣,南沙區養老院也有一番新氣象,這間新建成的養老院2017年5月正式收住老人,截至今年8月,已入住長者239人,入住率約六成。

  該院共有400個養護床位,不僅有自理床位,還有介護床位和全護理床位。截至去年底,養老院投入約9000萬元進行項目建設及設施配置,無論是使用的便利性還是美觀程度都走在了同行業前列。

南沙區養老院已入住長者239人,通過公建民營的模式,老人們享受“星級服務”。

  84歲的賴婆婆是養老院中的“明星”,自入住以來,她樂觀向上的精神影響了很多人。“這里的環境很好,服務也很好!”賴婆婆說,她是附近村民,過年回村時,她總會不遺余力地向鄉親們推薦養老院的服務,在她的影響下,已有20多位親朋好友入住養老院,其中就包括她的“閨蜜團”。

  83歲的汪婆婆和87歲的老伴一起入住這里。汪婆婆和老伴之前住在廣州市區一間養老院,一年前,他們一番考察后選擇了這里,還把戶口從市區遷到了南沙的孩子家里。“工作人員的細心和耐心讓我特別感動,有一次我看到一位老人在吃飯時大小便失禁,工作人員迅速幫老人清理干凈,換作我來擦屎擦尿,我都會心里打鼓……”

  “公建民營對政府部門來說省了很多事,對企業來說可以輕資產運營,政府已經把基礎設施做好了,我們不用怎么投資,只要做到資產保值就可以了。這點非常關鍵,可以讓我們不再糾結于多少年能回本,能騰出精力進行優質服務的研究和探索。”南沙區養老院的運營機構北京幸福頤養醫療投資控股有限公司總經理謝曉東說。

  據悉,南沙區養老院按照管辦分離的發展思路,經公開招投標程序,引入民營養老服務機構經營運作。承接方投入人力、技術和服務管理,為公辦養老床位提供服務,政府提供購買服務經費(按入院長者人數支付服務經費;0-40人,基礎運營經費每年239萬元,超過40人后,按每增加1人,增加1萬元經費標準支付,如滿員,即400個床位全部住滿,全年運營經費約600萬元)。其中護理照顧者滿足廣州市護理員與護理長者照顧比例規定(自理1:10,介護1:5,全護理1:3)。專業醫護、康復、社工團隊,100%均持有相關專業資格證書。

  三年的實踐讓謝曉東有了更多信心:“南沙區養老院的模式是我們的第一個項目,如今我們已經在全國各地承接和開辦了十多個養老院。”

  基層思考

  南沙區民政局副調研員廖仁偉:

  政府當裁判 質優投入少

  廖仁偉介紹,在實踐中,南沙區養老院保留了公辦養老機構的公益公辦屬性,滿足社會兜底服務的需求。如必須按照廣州市輪候管理辦法及南沙區的相關規定辦理入住。入住準入、收費標準、服務標準等均按照公辦公益的屬性進行,有效地保障了兜底服務的最基礎需求。

  另外,在實踐中,養老院的管理持續提升,老人享受到優質的服務。“在淘汰制度下,為了更好提供標準化、專業化養老服務,運營機構根據自身運營經驗,建立起了一套完善的管理及服務制度、流程、標準等。”廖仁偉說,這種公建民營模式的出現改變了以往政府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管理不精準、不及時的弊端,使政府與社會企業有更明確的責任分工及監管體系,提高了運營效率。

  “公建民營后,政府集中精力當裁判,牽頭財政局、審計局等部門成立監督委員會,同時通過招投標引入第三方專業監管機構,協助制定監管方案及制度,多渠道定期、不定期地持續對民營機構進行監督管理。而且民營機構人員采取的是合同制,人員聘用靈活及考核方法更符合現代企業、人事管理發展,管理更精準及高效。”廖仁偉說。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引入民營機構后,政府投入大減,而服務質量卻更優。“經對比推算,除了長者需要自行繳納的床位及護理費外,公建民營養老院,政府只需按入住長者1.5萬/人/年的標準給予運營補貼,而公建公營養老院則需投入5萬~6萬元/人/年的運營補貼。按照南沙區養老院400床的規劃,全部入住的情況下,公建民營養老院政府每年所需投入運營補貼約為600萬元/年左右。公建公營養老院則需投入約2000萬元~2400萬元/年的成本。” 廖仁偉表示,公建民營情況下,政府只需投入約為公建公營養老機構四分之一的運營補貼成本,便實現養老機構的正常運營。而且政府不直接參與運營,減少了人力成本。同時,運營機構為提升收益,進行積極宣傳及提高服務質量來吸引老人入住,開業一年半便達到了50%以上的入住率,形成良性的發展態勢。如今,南沙區養老院的服務模式已成為省內外養老機構建設公建民營的參照模板,先后有天河、花都及外省機構來學習參考。

  基層思考

  廣州市民政局養老服務處主任科員嚴福長:

  形式多樣化 加快出指引

  嚴福長表示,為深化公辦養老機構改革,2016年10月,廣州市印發實施《廣州市人民政府關于全面深化公辦養老機構改革的意見》,對公辦養老機構改革作出了全面部署。

  其中,在激發運營活力方面,廣州鼓勵公辦養老機構創新服務供給方式,積極引入社會力量參與服務,鼓勵采取服務外包、專項合作等方式面向社會力量購買專業服務;支持條件成熟的公辦養老機構逐步通過政府購買服務等方式委托社會力量管理運營;積極穩妥探索政府與社會力量合作(PPP模式)推動資本合作建設運營公辦養老機構。

  其中委托運營模式即政府投資完成建設后,從確保養老機構兜底保障功能、提升服務質量和保障可持續運行三個方面科學設置運營資質條件,公開招投標擇優選取專業化機構運營,并簽訂監管協議,委托第三方跟蹤評估運營管理成效,確保國有資產不流失、服務對象不改變、保障功能有效發揮、服務質量持續提高。

  據了解,廣州市大部分實施公建民營的公辦養老機構,均是采用委托運營模式,如南沙區養老院、黃埔區蘿崗福利院、增城區小樓鎮敬老院等。

  政府與社會力量合作模式即政府提供用地等合作條件,引入社會力量采取建設—運營—移交(BOT)、建設—擁有—運營—移交(BOOT)等模式合作建設,運營期限屆滿按時移交政府。如越秀區東山福利院四期工程項目的投資和建設采用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PPP)模式進行,項目建設全部資金由社會資本投入,社會資本通過運營獲得一定的投資回報,政府主要負責對其運營進行監督和考核。目前該項目正在施工階段,計劃2020年底竣工。

  “未來,我們將加快制定公建民營工作指引。”嚴福長表示,市民政局正積極探索并起草制定養老機構公建民營實施工作指引,在功能定位上,明確其公益屬性,在滿足特困人員集中供養需求的前提下,還將為經濟困難失能老年人、計劃生育特殊家庭老年人提供無償或低收費托養服務;在運營管理上,進一步規范行業管理,既充分激發社會力量參與的積極性,又致力于實現監管與運營主體協同發展、良性互補。

  專家點評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中國社會保障學會副會長申曙光:

  保證公益性 發力可持續

  “讓更多的社會力量參與養老事業,是很好的探索。”申曙光認為,可以用四個字總結廣州在實踐中取得的效果:多、快、優、省。

  “多,是‘放管服’之后,養老機構能為社會提供更多服務,同時也吸引了更多主體來參與,多元化的主體提供了多樣化的服務;快,是政府部門和社會力量合作,政府提供土地并進行建設,再提供服務標準和監管措施,社會力量參與經營和管理,這樣項目的運作就會比較快,相比政府單獨運作的周期要快得多;優,是通過專業化的機構來做專業化的事情,能夠提高服務質量,現在養老機構面臨的很大問題就是服務質量的問題,現在政府提供標準,保證了養老機構的服務質量;省,就是節省了政府的資源,另外對市場來說,質量提高了也是節省資源。”申曙光說。

  申曙光認為,從長遠來看,廣州未來可以在幾方面著力:“一是保證公益性,不管是全部由政府部門來做還是公建民營等形式,必須保證公辦養老機構存在公益性質。很多人現在存在一種誤解,認為公益性就不能賺錢,其實養老機構可以交給市場來做,但主導的必須是政府。二是要確保質量,要加大監管,確保規范性運作,必須要建立一套體系。廣州下一步可以更好地總結經驗,對經驗制度化甚至進一步法治化,打造‘廣州標準’。三是要保證人才供給。人才培養可以交給市場來運作,但必須要政府主導。此外,廣州還要考慮如何實現多方共贏,很多地方這兩年做得很好,但后續就無法持續了,必須要做到可持續發展,有些該扶持的地方必須加以扶持。”

[編輯:liuyf]
冰球打架最厉害的